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中心科幻 新濠天地视讯电子_新濠天地2009 642浏览

专访苏贞昌与苏家三女儿,他们谈政治,也谈家庭,一般人看到的是,在政治场域冲冲冲的苏贞昌,苏家三女儿,感受到的是不曾缺席的爸爸。

专访开始前五分钟,苏贞昌朝我走来,握了我的手。他的手湿润出汗,很有力量,他抬头,给我一个「冲冲冲」式的招牌笑容。

事前查资料,才知道苏贞昌今年已经 71 岁。老县长要竞选新市长,重返深爱的新北城。他有经验、有愿景、有企图,更多的是,他想挽起袖子做事,想见新北荣光再起。

他还记得 1997 年的自己,更知道自己这次可以做得更好。「我想把人生所有累积的能量,奉献给对我最好的新北市。」

苏贞昌与一家三个女儿受访,大女儿巧慧是立委,浑然天生的大姐气,经常替段落总结;二女儿巧宁在美国当大学教授,因正值暑假,二话不说飞回台湾,替巧慧带孩子,当起全职保姆;三女儿巧纯一肩挑起竞选办公室的整体设计,用设计说新北的故事。全家总动员,他们说,参与选举,不是谁的决定,而是全家共识,大家都知道,这样做是对的。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专访开始,苏贞昌跟三个女儿坐得好挺,身后窗景,是心爱的新北市。

政治是从一句「我好希望」开始的

家里有两个政治人物,我开口问,政治之于你们是什幺。

苏贞昌讲起话来中气十足。当年他踏上政治之路,也是因为生活之故。社会有不正义,朋友下狱,做律师的他,义不容辞加入美丽岛事件辩护律师团。既然心有不甘,就用自己的力量来承担,一直也是他实践政治理想的方式。

苏巧慧做立法委员,笑说自己选前选后,其实没太大改变。「政治不遥远,其实就是一门专职处理公众事务的角色与职业。一个人不能解决的、没有这幺多时间的,就交给专职的人好好处理。」

苏巧宁从学者眼光思考政治,最关心的是如何让国际社会看到台湾,以及如何付出一己之力。苏巧纯谈政治,更多是渴望,透过这次参与选举设计,让大家知道政治跟所有人有关,设计也是。

这几 10 年来,台湾政治版图变化很大,他们反问我,那政治对你而言是什幺?我想了想,分享年轻人曾历经过对政治的冷漠与反感。这几年,因看到不公,重新连结与政治的关係,定义想要的政治环境。前有野百合世代,后有太阳花世代接了上来。

苏贞昌点点头,说起有个年代,政治连谈都不能谈,写也不能写。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照片:苏贞昌提供

家庭成员各有表态,也很有默契。他们说,我们家做什幺事情,都是一起的。也不是只有政治,而是包括家的日常。

我们记忆里,爸爸一直没有缺席

苏贞昌一家从很小,就习惯彼此讨论,凝聚共识。「我 5 岁的时候,我爸成为美丽岛事件的辩护律师,之后踏上从政一路。我们家从很普通的律师家庭,开始有了不同的生活经历。」

苏巧慧说,「后来爸爸回屏东当省议员,在家时间不长,于是我们每天早上相聚交谈,无论如何,一起吃完早餐,分享生活。」虽然爸爸在家时间不长,一家都很珍惜,相处时间变得很有质量。

苏贞昌从屏东的省议员,做到屏东县长。苏巧宁说,自己记忆里,爸爸没有缺席。「我最快乐的週末印象,是我爸从屏东回来,等我们功课写完,就去附近的长安国小骑脚踏车。骑完脚踏车,就去东方出版社看书,我在那里,看完了亚森罗苹与福尔摩斯全集。」她瞇起眼睛,一边回想,「看完,我们会去吃桃源街牛肉麵!」说完,全家又是相视一笑。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照片:苏贞昌提供

苏家生活是这样的,若有重大决定,就做彼此最好的伙伴与顾问,互相讨论,给点意见,一起决定,一起共事,帮家中成员朝理想方向前进。

苏贞昌说,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家庭环境,他跟女儿一起长大,让他一直能接触创新观点,可以跳脱他这个年龄层的同温思维,「有很多新的东西,要从年轻人身上学。」这个家,人人有发言权,有专业的人说了算。苏贞昌说,最近他就跟孙女学着玩偶像学园。

偶像学园是一款小朋友喜爱的偶像试镜游戏,发展动画、手机、卡牌游戏。孙女好专业,他听孙女分享,怎幺赚粉丝,怎幺得到最好成绩,同样联想到 IP(注) 好重要,故事发展,串联周边,可以形塑巨大产业。

说一说,他又问我,玩过偶像学园没有?我摇摇头,他说「嘿,你看,那你是比我要老了。」时代一直在变,苏贞昌说那正好,他喜欢学,喜欢实践。

我选举,是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做到,我要搭建一千万人的舞台

说到新北,苏贞昌多次在媒体前表态,大局当前,选择承担。我问他承担什幺?他说得很直白,「我是看到现在新北的状况,看不下去。我心中有愿景,也有自信,可以把新北带到新的层次,我出来选举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做到。」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照片:苏贞昌提供

他提出新新北的概念,廿九行政区,他如数家珍,「我要谈的不只是新北,我要谈的是这个环形城市。」他手指比划,内环与外环,人口数字他记得很牢,「内环人口聚集,外环有山有水。新北包围着台北市的 270 万人,右边连结宜兰,南边连结桃园,我真正想的是,这 1,000 万人的舞台,需要怎幺把它撑起来。」

比如,他在莺歌进行陶瓷老街再造,建立陶瓷博物馆,结合街景与陶瓷艺术文化,重现莺歌的传统艺术之美;八里的十三行博物馆,也是国内第一座考古博物馆,建筑轴线指向海洋,鲸背沙丘的建筑设计,象徵当时十三行人在河口沙丘上的生活。他说,故事真正让一个城市充满了想像,「而我们新北,多的是故事,缺的是会说故事的人,我就是要来扮演说故事的人。」

他语气里有许多可惜,莺歌陶瓷嘉年华停办了好几年,游客不来,商机逐渐流失。「关于新北,我想做的事情很多,不是从我的角度,而是从城市角度来看。不只是从台湾角度看,而是从世界角度来看,我想告诉世界,这里有一个城市,它非常美好,我希望大家愿意来,而且一来再来。」

1,000 万人的舞台,兹事体大,苏贞昌在生活、就学、工作、游憩方方面面仔细思量,新北市拥有最多的人口,需要一个最有效率的市政府。「当然效率不该是空谈,Idea 很便宜,真正做好才是王道。」他铿锵有力,想搭建舞台,让新北成为好的舞台,让世界看见台湾,「环形城市发展,大家都在这里,这是你的舞台,我的舞台,1,000 万人的舞台,一定可以演出精彩。让我来做,有魄力,有执行力,并且更有创意。」

苏贞昌常提创意,这点在政治人物身上,倒是少见。我问创意何来,他说创意来自愿意学,「创意来自你永远有个开放的心胸,永远有一个愿意听的耳朵。有创意也还要有执行能力,而不是眼高手低。」像他跟孙女认真学那样。

城市美学,为的是打造市民的幸福感与光荣感

聊起新新北,1,000 万人的舞台,苏贞昌气势磅礴,他回头望向窗外的新北市,期许好多,再不做怕来不及。「1,000 万人的舞台,我要用四根大柱撑起来。一个是都市再生,现在新北的老房子有 67 万户,照现在每年150户的都更速度,要做 4,000年,所以我一定要加速。」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照片:苏贞昌提供

「第二个,我要让产业创生。结合过去经验,我要推动一乡镇一特色 2.0,推动地方创生,还要加速产业升级。第三个,是智慧交通。我要加速捷运完工,完成智慧交通网络;也要纳编计程车开办小黄公车队,把观光客送往偏乡,也让偏乡居民藉由灵活交通可以方便移动;更要运用新科技建置智慧交通系统,搭配大数据中心,打造更安全、更有效率的交通。」

「第四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针对扶老携幼的照顾议题,我要盘点空间广设据点,扩大补助与津贴,而且要结合智慧平台,加强改善长者与育儿的问题,减轻家庭负担。最后,我也要让新北成为一个美学城市,有自己独特的城市风格。我要成立新北的『城市美学设计办公室』,有系统地将美学概念导入公共工程与街道景观。从城市的入口意象,一直到办公厅舍、标示系统、公车站,广场、公园,甚至垃圾桶和变电箱,都要朝向美学城市的目标愿景来进行设计。」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照片:苏贞昌提供

怎幺样的设计?「这设计不只是做美工,而是以使用者为中心,让它好使用,好维护,好管理。近几年设计受重视,我想结合年轻人的创意、专业以及美学设计产业,包括将生态和艺术的元素透过设计,导入城市景观、街道空间和公共设施,突显新北的特色,一看就产生深刻印象,来了还想再来。」

他说你想想,为什幺我们这幺喜欢去京都?因为京都有特别的氛围,别的城市没有。未来是城市竞争的时代,他也想透过设计,打造新北的独有氛围。市长的态度,决定城市的面貌。新北的特色,要从自己的城市里头长出来。

苏贞昌讲的是政见,可里头有很多对时代的关切,对人的关怀。苏贞昌的领导风格与执行手段,则是铁腕的展现,势在必行。

认识自己,认识世界,把自己放在对的位置上

外头的人,看到的是冲冲冲电火球的苏贞昌,苏家三女儿,感受到的是不曾缺席的爸爸。她们轮流跟我分享了跟爸爸的故事。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照片:苏贞昌提供

「我高中的时候,有次数学考 30 分,完全不敢把考卷拿出来。那时候,我在屏东工作的爸爸,清晨五点,他传了一张传真给我。那是一张小纸条,我爸在上面写,女儿不要难过,爸爸当年数学只考 17 分。数学不好,人生不用绝望。」苏巧慧笑说,「从此以后,直到现在,我都决定要做个对我孩子考试分数不在意的妈妈,因为那其实会增强孩子的信心,人生旅途或许更顺利。」

成长过程,她感受到很大鼓励来自放手,空间很大,家永远是靠山。三妹巧纯在生涯选择有过曲折蜿蜒,大学唸动物系,发现志不在此,绕了绕,想念设计,跑到美国念硕士。「我爸常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没有解缆出海,怎幺能看到海天壮阔?」家里支持她追梦,有兴趣的事情,尽量去做,尽量试错,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幺。

二妹巧宁说爸爸的关心很细緻。「我在美国唸书的时候,爸爸常用 line 打给我,一聊就是一个小时。我写论文的时候,他几乎不打来。他知道我写论文,要专注投入,外界打扰越少越好。」她一边说,眼眶跟着微微转红,「后来我压力太大,拨电话打给他,他告诉我,写不出来不要急,真的写不下去就算了,很多压力是自己给自己的。」

她说自己在成长过程,感受到家人的充分支持,「所以,我或许无法直接帮忙上选举,但我也可以回台湾帮忙带小孩。」

苏巧慧当立委前,基金会做的是适性教育,和她自己的成长经验有很大关係,也希望鼓励大家往适合的方向发展,「我们是这样长大的,认识自己,认识世界,把自己放在对的位置上。我也希望鼓励更多人找到自己喜欢,能有所成就的位置,这对个人、对家庭、对国家,都是好的发展方向。」

最后,请让我推荐我爸爸

专访一个多小时,言谈之间,我听到许多感谢。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照片:苏贞昌提供

苏贞昌轻拍女儿肩膀,「巧宁在美国教书,但她把所有的假日,都集中在这段时期。她完全了解这场选举,会有多辛苦。」他认真地说,「在我们家,不会只有一个人爬山,其他人不知道沿路的风光与辛苦。而是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的路途、选择、负担、辛苦,大家一起。」他看了看女儿们,「我有这样的家人,我很幸运,也要好好感谢我太太。」

最后,我说,如果能向新北市民推荐你们爸爸,你们会怎幺说?

苏巧纯首先说,爸爸带的团队是强团队,会做事,也肯做事,「我爸当县长的时候,我还是大学生,我当时就觉得,一个首长若有能力,带动新事物发展,城市会跟着变得有趣,人才会跟着得到好的发展。1,000 万人的舞台不是口号,对我们来说,真的是非常真实的事情。」

苏巧宁说,新北是爸爸充满感情的土地,「当年爸爸在屏东,曾经是第一名的县长,后来因为抹黑,被拉了下来。他有过怨怼,也有过不确定,后来他来到台北县,有了第二次机会。这个机会来得这幺辛苦,这幺不容易,他很珍惜,那时候他把所有能奉献的,毫无保留的给了出去。」

苏巧慧说,自己是女儿,也是新北市的民意代表,她渴望的是「改变」确实发生,加速市府团队效率,说之以理。「我希望我爸爸有机会,除了因为我是女儿,也因为我是新北市民。我希望有态度、有效率的人,能够领导我们,整顿市府团队。这是我对首长的期待,现在这个檯面上,我认为苏贞昌最有这个态度与执行能力。」

她接着想了个顺口溜,「老经验、新观念、老县长、新市长,会做事的苏贞昌,请大家给他机会。」新与旧之间,他看到爸爸一直在努力。

女儿诚恳拉票,苏贞昌笑而不答,说自己是初心不变。从 1979 年到现在,其实他想得真的好简单,政治就是生活。他有想法,他能出力,他想让政治很温暖,很透明。

专访后记

专访苏贞昌:「一个城市之所以美,来自它的故事」

专访那天,苏贞昌从早到晚,一整日行程好满。可专访时,他很专心,总要一口气说完想说的话,才肯趁空档快快喝水。他 71 岁了,还有年轻时的热切眼神。我想这样的眼神与拼劲,无论如何,都能带领他至嚮往之地吧。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