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口述历史助病患寻亲陈彦妮还原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史实

数字物流 新濠天地视讯电子_新濠天地2009 706浏览
採口述历史助病患寻亲陈彦妮还原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史实6年前,时任新闻主播及时事节目製作人的陈彦妮,因为报导内容触及敏感课题,而遭国营电视台“扫地出门”。虽然此事令她深感失望,但她并未被打倒,反而积极投入社会关怀活动,并全心全意为过去被冷落多年的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及病友服务,同时落力还原病院的历史和遭遇。近日,彦妮负责的一项千里寻亲计划,更成功让离别五十多年的一对姐妹在从来不知道彼此存在的半个世纪后相认。一个在纽西兰被洋人带大,另一个则被送给巫裔家庭领养。全然不同的生长背景,为这对姐妹互寻的过程增添不少荆棘。不过,在彦妮排除万难的帮助下,这对姐妹终于开心相聚。由此可见,彦妮对麻疯病患后裔的付出非仅止于纸上谈兵。过去6年一直把生活重心摆在双溪毛糯麻疯病院的陈彦妮,总是以沉稳的口吻叙述病友或后裔寻找失散至亲的艰辛经历,而这点点滴滴的过程,都是这座城市里不该被遗忘却逐渐被淡忘的事迹。麻疯病院不堪回首的过去,她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而她和麻疯病院结缘的因由,她不曾忘记,也不想忘记。2010年,她所服务的国营电视台指她所报导的内容涉及敏感课题,而把她“扫地出门”,此事让她对当局的制度心生失望。不过,她非但未因此而停下关怀社会的脚步,反而化失望为力量,转而投入双溪毛糯麻疯病院的历史还原工作。她以书籍、网站及纪录片等方式让民众感受历史所留下的深刻痕迹之余,也倾全力协助曾患麻疯病但已痊癒的病患与失散的家人团聚。当年,许多病患都因感染麻疯病而被当局强行隔离,并因此饱嚐骨肉分离之痛。回想起这段助人之路,她说,她没想到自己可以一口气走得这幺久。“起初,我纯粹是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包括帮助已痊癒的病友和家属找到回家的路。”口述历史记录成重要资料然而,她后来汲汲营营所收录的麻疯病院的口述历史记录,却成了亚洲区域非常重要的宝藏,且被学者引用为学术研究资料。在採集历史还原真相的过程中,她还陆续飘洋过海帮助多名病友及家人重聚,其中包括一名已移居至澳洲的已痊癒病患的后代。她说,《在你坟前与你相遇》一书的作者诺莱妮更因此找回她的华裔生母,然而,这对母女却是在母亲的坟墓前重逢。虽然这样的结局带?浓浓伤感,但至少弥补了这对母女之间的缺憾。起初,诺莱妮因为担心彦妮的助寻行动需要收费,所以,她拖延了一阵子才决定联络彦妮,而不曾见过生母的她当时是辗转通过报章联络上彦妮。对于收费一事,彦妮说,双溪毛糯口述历史工作总社邀请了很多组织前来了解该社的工作内容,并藉此寻求资源协助。“凡是有兴趣的人士都可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本社。其实,我们做的不是慈善事业,而本社也不是非营利公司,所以,我们平日都是靠出书所赚取的费用来维持营运和生计。”“我们不接受捐款,但若有人愿意购买这些书籍,我们会把通过卖书所赚到的钱,用来维持总社的运作。”受委病院参议员陈彦妮为双溪毛糯麻疯病院的付出备受肯定,因此,她受委为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参议会的参议员,且是麻疯病院唯一与麻疯病没有任何关係的参议员。双溪毛糯口述历史工作总社的办公室不大,仅仅是一个中房的面积,但是里头却堆满了陈彦妮撰写的书籍。一箱箱的书本等?被买。两张桌子上各放?一台电脑,而他们平日在这空间不大的办公室里辛勤工作,并不是为了自己,而只是为了替麻疯病康复者争取较为舒适的生活环境。由于很多关于麻疯病院的事蹟,过去并未被写入官方历史中,所以,陈彦妮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尽力向经历过这些事蹟,且目前还活?的民众採集他们尘封内心的记忆,以便还原这些被人遗忘的事蹟。我国目前仅存的3间麻疯病院分别是坐落于双溪毛糯的麻疯病院、位于砂拉越的拉惹查尔斯布洛克麻疯病院及设于柔佛的淡杯麻疯病院。“在1930年和1960年之间,麻疯病的疗方欠佳,而我国制定的1926年麻疯病患法令更直接对麻疯病患採取隔离政策。”这段残酷的事实不但让人心疼,也把麻疯病院的病患和他们的血肉拆散,使他们就此失散数十载,甚至从此不再见面。姐妹被拆散在马纽两地陈彦妮最新的纪录片是讲述一对骨肉分离的姐妹,自出生以后便被送给不同的家庭领养,而这对姐妹重逢并相拥哭泣的画面,更是令人深深体会到隔离政策的残酷。更令人感到揪心的是年纪较长的姐姐的一番心声剖白。“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家族在这个世界上只剩我一人,而我一直都很渴望有家人,但我却一直以为自己是孤独的。”这对姐妹之所以能在分离半世纪后重逢,主要还是因为妹妹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并花了不少钱往返纽西兰和马来西亚,通过各种管道打听家人的下落。被纽西兰洋人领养的妹妹,早年曾从养母口中得知自己的父母是麻疯病患,于是,她在退休后的那几年决定积极寻亲,虽然这种作法有如在大海捞针,但她却不曾放弃。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失望和失落后,庆幸老天最终没有辜负她的苦心,并让她们姐妹俩得以在有生之年重逢相聚。陈彦妮用心记录这一切,因为对她来说,这是一种她对社会的责任感,也是她投入社会关怀工作里头的一项使命。“我还记得第一次接触这名姐姐的时候,我们依据所查到的资料直接开车到她家。当时,她在家门前初次见到我们这群陌生人时,一度吓得脸青唇白。直到我们把她还有一个妹妹的事实告诉她时,她马上泪如雨下。”拟设纪念馆悼念受害者“有一些个案是患者的孩子因被异族同胞领养,而在一个和自己背景全然不同的环境下生活。”陈彦妮的工作不仅仅是还原历史,同时也协助许多分隔两地的亲人重聚,而这两者都是极富意义的工作。她的工作和考察内容,也吸引许多来自国内外的机构向他们索取资料。近来,陈彦妮更和一些大学生合作为麻疯病患者建立一间纪念馆,以悼念这些在当年几乎被社会遗弃的群体,并让外界可以到此参观及理解过去的历史。她说,他们将把麻疯病院留下的物品、照片等放入纪念馆内。“不过,最具挑战性的工作其实是替人寻亲,而随?时间的流逝,寻亲的难度会越来越高,但我们还是会尽力而为。”麻疯病患被隔离集中管理早年,想要找寻医治麻疯病的方法,以及帮助康复者回到社会都是极大的挑战。当时,医学界及社会对麻疯病的认识非常有限,所以难免导致许多病患遭到排挤。早年的英殖民政府更是为麻疯病患贴上非常负面的标籤,并禁止他们乘搭公共交通及入住酒店。这种种严格规定剥夺了病患的人权,也使得民众对麻疯病患有?莫大的恐惧。英殖民政府过后对病患採取的强制隔离政策,更是把病患边缘化。当时,英政府把病患移至槟城的木蔻山、柔佛的淡杯、霹雳的邦咯劳勿、马六甲的斯林本岛、吉兰丹的道北、吉隆坡文良港、雪兰莪双溪毛糯及砂拉越的拉惹查理.布鲁克纪念医院等地集中管理。随?物换星移,如今仅剩双溪毛糯麻疯病院在运作。目前,该院每週都会允许一个团体带领民众进入病院参观,并备有导游讲解有关该院的历史,而陈彦妮通常也会在行程中与参观者分享她的看法。为了记录希望之谷(该麻疯病院)的记忆,陈彦妮盼望能够筹到50万令吉建设故事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以下的网址捐款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